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質量安全 > 正文

“雙減”政策落地,教育股暴跌,教培機構“急轉彎”

www.youzhilunwen.com  2021-07-26 11:21  

  文/陳暢

  編輯/楊潔

  近日,針對教培行業監管的“雙減”文件《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正式落地。

  除了之前行業監管中提到的超前培訓、虛假宣傳、預收費等問題,《意見》中也針對校外培訓機構上市、資本動作、上課時間、師資和廣告投放等多方面提出了要求。

  實際上,在7月23日,行業中已有消息傳出,《意見》即將出臺。受此影響,在當日港股和美股的教育股集體重挫。新東方港股盤中一度暴跌50%,創造歷史最大單日跌幅,當日收盤跌幅40.61%,報每股 30.2 港元/股,總市值蒸發近400億港元。美股中概股中,好未來暴跌70.47%,盤中一度熔斷;高途集團跌超63%,51talk跌超43%。

  在線教育機構們,終將告別資本運作下的快速擴張和高回報,回歸教育本身。部分機構已經開始“去學科化”,向素質教育和成人教育轉型。但留給它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學科培訓回歸教育本身

  “歡迎社會力量辦教育,但是教育不能成為資本賺錢的手段,更不能讓資本在教育領域無序擴張。”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司長劉昌亞曾如是表示。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資本涌入了在線教育。根據艾瑞咨詢的統計數據,2020年,資本向中國的在線教育行業累計輸送1034億元,80%都流向了頭部的5家公司;且資本最關注的細分領域就是K12。也因此,眾多專注于線上K12教育的公司爭相投入大量營銷廣告支出,“跑馬圈地”。

  中國式家長的“雞娃”焦慮也被放大。據了解,在這些公司里,輔導老師們的主要工作是“售課”而非“授課”。與之相對應的是,家長們關心的也不僅僅是教學質量,考試分數更加重要。勵碼編程創始人孫衛軍曾用一句話總結稱:“決定機構好壞是靠誰錢多,誰嗓門大,這遠遠偏離了教育的本質”。

  《意見》中的部分規定,也是為了規范在線教育在資本推動下的無序擴張。

  在《意見》中規定,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意見》中對師資也進行了嚴標準要求,從事學科類培訓的人員必須具備相應教師資格,并將教師資格信息在培訓機構場所及網站顯著位置公布。而在實際上,很多機構在監管收緊之前,并非所有的在線教育機構老師都有教師資格證,這也引發了前段時間不少頭部機構高薪“爭搶”名師。

  同時,《意見》也規定,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教育培訓活動。顯然,該規定對VIPKID、51Talk等嚴重依賴外教的在線英語培訓機構將帶來重大影響。

  在VIPKID的官網上,明顯位置還在寫著“100%純北美外教”的宣傳語。據VIPKID的數據,其外教隊伍人數已達到70000人,該公司此前曾多次向AI財經社強調,北美外教是公司業務的壁壘所在。

  51Talk首席財務官徐珉也曾在接受AI財經社采訪時稱,51Talk現在大概有近30000名菲律賓外教。據51Talk招股書顯示,2015年菲教的月平均工資為197.8美元,而國內競爭對手招聘的北美外教的平均工資為1616.6美元,菲教的薪資成本只有后者的八分之一。AI財經社就此詢問應對措施,51Talk回復稱“公司還在研究中”。

  在之前,7-8月已經進入學生暑期培訓和托管的高峰期。《意見》也規定了學生的上課時間,其中要求,為了保護學生視力,在線培訓課程每課時不超過30分鐘,課程間隔不少于10分鐘,培訓結束時間不晚于21點。

  據AI財經了解,除了家長續報的全價課程費,對教師的課時費抽成也是在線教育機構的一大收入來源。一位掌門教育的化學老師曾向AI財經社透露,機構對課時費的抽成高達70%,“一節40分鐘的課,公司要抽走300元”。

  同時,今年7月初,以北京為首,全國多地開始試行中小學暑期托管服務。這樣一來,在線教育和托管機構們的業務受限時,在課時費上的收入也將隨之減少。

  根據規定,線上培訓機構不得提供和傳播“拍照搜題”等惰化學生思維能力、影響學生獨立思考、違背教育教學規律的不良學習方法。而在今年高考作弊事件中涉及到的“小猿搜題”,就是一款中小學作業搜題答疑工具,隸屬于猿輔導在線教育。截至3月16日最新公開數據,小猿搜題APP日活為109.14萬,有分析認為,它的主要作用是為猿輔導引流。現在看來,猿輔導也將失去這一引流渠道。

  根據《意見》,不僅是在線教育機構,包括校外的線下培訓機構,也都在清理整頓之列;此外,教師隊伍作為教育的主體之一,也再難“混水摸魚”。

  教培機構何去何從?

  當流量、獲客和留存率成為在線教育的重點時,這個行業的規模也變得越來越龐大。“涉及的從業人員數量太多了,”一位猿輔導員工告訴AI財經社,“公司快速擴張時員工數量達6萬,目前員工5萬余人,其中斑馬有2萬多人。”而據了解,好未來有5-6萬員工 ,作業幫員工總數也在3-4萬人之間。

  現在,有不少在線教育機構的員工開始擔憂自己的未來。此前,不少機構已經開始了大規模的裁員。同時,據AI財經社的了解,不少機構早已開始轉變獲客渠道,包括將直播課改錄播課、開線下店獲客。

  在線教育們的轉型正在路上。不少機構開始“去學科化”,有從業人員表示,“沒有一家機構再希望別人叫自己K12公司”。

  不久前高途集團剛剛啟用了新的官網域名,其新版官網顯示,高途的主要業務包括語言培訓、從業考試、大學生考試和出國留學四大板塊。不難發現,高途正在試圖摘掉“K12在線教育公司”的標簽,轉為職業教育。包括作業幫、好未來、網易有道等公司,也紛紛上線了成人教育業務。

  資本也在改換風向標。根據網經社數據顯示,2021上半年,最熱門的投資行業之一為在線職業教育,融資額達43.4億元。此外,有關數據顯示,2021年1月至5月,職業教育領域獲得了總金額42.9億元的投資,包括粉筆教育、云課堂、課觀教育、犀鳥教育、導氮教育等在線職業教育企業都獲得了新融資。

  素質教育是另外一個切入口。好未來原本的“勵步英語”業務已更名為“勵步”,推出英文戲劇、口才、美育等素質教育產品。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的清北網校也推出了美育大師課等素質教育系列內容。

  在孫衛軍看來,傳統的素質教育之前不受資本重視,曲高和寡、生存艱難。“大玩家的加入,不是件壞事,總比沒人關注這個行業好。至于它們入局帶來的行業競爭,歸根結底還是要反應在提高教學質量上。”

  而對于K12教育機構目前采取的轉型措施,“我個人認為,現在的問題不是它們應該轉型還是擴課,而是如何生存。”孫衛軍向AI財經社表示,“教培業本身就是嚴重依賴于人力的重服務行業,機構做的就是組織和連接的工作。因為人力增值畢竟有限,高價課的名師有限,機構提高收入只能依賴擴大規模和提高運營能力。如果沒有持續融資的能力,再加上不能超前收費,可能很多機構都很難再運營下去。”

  因此,在他看來,“政策改變了很多教培機構長期以來賴以生存的模式,這是它們要面對的根本性問題。”孫衛軍表示,據他判斷,今后K12教培行業會發生的一個變化是,除了頭部公司外,在行業中存留和發展的,將是由私教牽頭組織的工作室為主,“無論是學科類還是素質類教育領域,之后存留的可能不是所謂的中小教培機構了”。而“托管+輔導”的服務機構,是他認為可以發展的轉型方向。

本文地址:http://www.youzhilunwen.com/info/2021/07/2611215358.html

打印該頁 】【 關閉窗口
相關資訊
初夏直播app下载苹果_初夏直播app最新下载ios_初夏直播app下载